高中啦要加油啦
一定要过上完美的人生啊
【好困】

【周迦】你们为什么自带圣光啊


【关于英灵正装的脑洞】
【自我放飞系列】

01.

  “迦尔纳,打扰到你很抱歉,但是我想问一下,”齐格飞指着对面的人身上的红色长外套,“这件衣服是二世先生的吗?感觉好像呢。”

  “不,虽然很像但是这并不是。领口的颜色和长度都不一样。”迦尔纳拎起外套的下摆,在对方眼前晃晃。

  “我也很好奇御主为什么要给我和caster那么像的衣服,难道不会引起非议吗?”

  <<

【在战斗中】

Battle 1
  【迦尔纳万华镜携带ing】
  “无冠之武艺!”
  “Vasavi shakti!”

Battle 2
  “军师的忠言!”“军师的指挥!”“鉴识眼!”
  “军师的忠言!”“军师的指挥!”“鉴识眼!”
  “Vasavi shakti!”

Final battle
  “以令咒下令,迦尔纳,释放你的宝具吧!”
  “Vasavi shakti!”
  “俺が上回っただ、贵様が気にすることではない”

<<

“真想不通啊……”
“是的呢。”

【没良心的迦厨就是每天都想让迦过劳死】
  【然后对着他的受击语音hshshs】

02.

  与此同时的大厅里——

  “阿周那,把脸转过来,不要用一种想背刺我的眼神看着这。”咕哒拍拍与他同高的老式相机,语重心长地对面前的问题儿童说着,“大家难得拍一次正装就不要闹变扭了,我这边都显示不出你的五官你知道吗。”

  “我对我的姿势很满意,御主,请允许我保持这个样子。”

  “十分钟前你就这么说……没办法了,”咕哒抬起头,朝着一个方向挥挥手,“侦探先生,照他。”

  “好的。”

  从福尔摩斯身后升起的放大镜齐齐地转向半边隐没在黑暗中的阿周那。

  “咔嚓。”

  “谢谢你侦探先生。”

  

【论为什么47张礼装里会有福尔摩斯桑,请看大家身后的一圈圣光】
  【这可能,就是官方的温柔吧】

03.

  “说起来齐格飞你没有正装呢。”

  “啊,”面前的saber苦笑着回答他,“因为在Apocrypha的场太多了,赶不上……不过现在就可以轻松一点了。”

  “是这样吗?”

  迦尔纳上下打量着齐格飞。

  然后他开始脱下身上的外套。

  “等、迦尔纳你要干嘛?!”

  “齐格飞的话,”迦尔纳向他递过红色的衣物,“在现在的衣服上面套上这个也很帅气,可以当成正装的吧。”

  “迦尔纳……”

  ——他是真的这么觉得的吗?

  齐格飞突然为自己的友人感到了担心。

  【同为露出胸口的白毛,你肯定能理解的吧,这般美丽】
  【不能,谢谢,对不起】

04.

  换衣间的门突然被踹开。

  “阿周那?”迦尔纳从齐格飞的背影旁探出头,“你过来了啊,拍得真快——”

  “你为什么把衣服脱了?”

  真是问的简洁明了。

  “啊、这个是——”敏锐地察觉到气氛不对的齐格飞连忙出来打圆场,却被阿周那一个眼刀瞪了回去。

  ——Archer的眼刀都好可怕啊……

  此时这里唯一的Archer收回他的眼刀,又看了看旁边一脸迷茫的迦尔纳,没来由的烦躁起来。

  “啧、”

  他抓住还在思考状态的迦尔纳的手腕,把他拖了出去。

  “……走好?”

  齐格飞扒着门探出头,向逐渐远去的迦尔纳挥挥手。

  

  【Archer的眼刀真的好可怕啊感觉自己要死了】
  【是吗,我不这么觉得呢】

05.
  
  他们在走廊上一前一后的走着。

  “阿周那,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十分不会读空气的迦尔纳开口问道,硬生生地逼散了阿周那满脸的黑气。

  “……去御主那里。”机智如阿周那在一瞬间想好了说辞。

  “可是你走错方向了啊。”

  “还有我的手套快被你扯掉了。”

  “阿周那,你的脸色好差,没事吧。”

  【有事】

06.

  【绕了一圈终于见到咕哒的两人】

  “哦,迦尔纳来得蛮早的嘛。”咕哒有些惊喜地看着他们,“快快快站到这来。”

  “好的。”

  “啊那个,随便摆个姿势吧。”

  “是。”
  
  “迦尔纳真是乖孩子啊……”

  不乖的孩子阿周那:“啧。”

  “好!我要拍啦!”

  咕哒把头埋到相机后面。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眼睛!”

  “瞎了!我要瞎了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这么亮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

  咕哒,卒。

07.

  【因为御主死了所以你们都别想有什么泳装了】

评论(2)
热度(112)

© Sare_( ˘ω˘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