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去不了miflo的con而打滚大哭

【Miflo】当你的男朋友涂上口红

Mikelangelo.Loconte & Florent.Mothe

我流爽文,一切都是臆想


不对劲。

Mikele盯着挥着手向他小跑过来的Florent,僵着脸想。

无论是Flo还是自己都太不对劲了。

他眨了眨眼,在确认对方嘴上的一抹红不是自己白日宣淫的幻觉后,有些绝望地发现自己硬了。

“Mikele!”

要命的是这个傻孩子还浑然不觉自己现在有多辣。

Florent很惊喜地喊着他的名字。他今天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蓝衬衫,衣服随着动作向上撩起,露出一小块白白的肚子。他像他养的猫那样温顺地蹭上来,向着Mikele露出脖颈。Mikele抱住他,伸手去抚摸他毛茸茸的...

【莫萨】惧光症

是法扎的莫&萨,想着米老师和flo写的

意识不清产物


xxx

“我的天啊萨列里,”在终于进到对方房间里后,莫扎特并没有立刻冲上去给那个模模糊糊的似乎是萨列里的人一个拥抱。他盯着几乎什么都看不清的前方,瞳孔因为黑暗而扩大。“你是什么见了光就会死的德古拉吗?!”他大吼道同时向前走去。

黑暗中有一只手伸过来拽住他,他这才没有一头撞到那个放满了稿纸的柜子上。“您没说过……您要来这里。”萨列里似乎还有点不太清醒,他说话断断续续的。莫扎特反手抓住他的手臂将他拉向自己,“生活总是要充满惊喜,”他说,低头飞快地在对方的额上落下一个亲吻。

但他的声音很快又变得委屈起来。“但您给...

【莫萨】Falling Falling Down

是法扎的莫&萨,想着米扎和flo萨写的

献给妈妈【划掉】florent先生的礼物

因为自家母亲的干扰所以结尾狂放,并且极度意识流,历史捏造,ooc……

【捂脸】

 

 

萨列里站在悬崖的边上,他垂着眼背着手,神情淡漠,俨然一副接受皇帝召见的样子。

此时没有阳光也没有风,层层叠叠的云遮住了本应温暖着他的日光。他毫不担心自己会掉下去地弯下腰,“您在这里做什么呢?”就像是在给人行礼,那么从容不迫那么平稳,让属于他萨列里的声音低低地响起。

而萨列里询问的那个人——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正拼着自己身为钢琴家勉强能跟酒馆的人掰手腕的力气,像个小丑似得将自...

【莫萨】星星☆/Little Star☆

是法扎的莫&萨,米扎&flo萨
祭品到底有没有被接受啊【烦躁】
去不了上海所以放飞自我,说不定【自我】能飞到上海抱抱小flo
极为严重的ooc,并且突然世界毁灭

他们看到星星坠落。

数以百万计的、势不可当地带着光和热浪和发亮弧线的星星向下坠落。它们照亮了维也纳的夜空,如礼花般闪耀并缤纷着,将莫扎特向它们望去的脸映得迷幻。

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前一秒他还在为萨列里弹奏着哪位大人要求的剧本中的一段,下一秒就是窗外谁的绝望的叫喊、孩童的大哭和狗几近疯狂的吠叫,于是他打开窗——

然后,他看到星星坠落。

令莫扎特自己都觉得奇怪的是,他的心中现在竟毫无惊恐的情绪,甚至连指头都没...

【莫萨】下午茶time的莫扎特是无敌的莫扎特

是FGO的莫&萨,私设几多并且极度ooc

臭不要脸地打上tbc,并以此献祭给我的体育中考

要是满分了第二部分明天就传上来:P

萨老师真可爱啊hshs


萨列里试着往茶里加一块糖。他伸出手——当然,是解除了外装后钢琴家的细长有力的那一只——凭着记忆捏起一块细腻的正方体,却在试图将他们放进茶杯里时听见了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紧接着的,是旁边莫扎特的一声叹息。

“没有人会在这种情况下扔准的吧。”他在心里反驳着那一声混着许多东西的叹息,伸出一根指头沾了些台面上莫扎特还没有抹去的糖粉,然后含进嘴里。

他能感觉...

【周迦】你们为什么自带圣光啊


【关于英灵正装的脑洞】
【自我放飞系列】

01.

  “迦尔纳,打扰到你很抱歉,但是我想问一下,”齐格飞指着对面的人身上的红色长外套,“这件衣服是二世先生的吗?感觉好像呢。”

  “不,虽然很像但是这并不是。领口的颜色和长度都不一样。”迦尔纳拎起外套的下摆,在对方眼前晃晃。

  “我也很好奇御主为什么要给我和caster那么像的衣服,难道不会引起非议吗?”

  <<

【在战斗中】

Battle 1
  【迦尔纳万华镜携带ing】
  “无冠之武艺!”
 ...

【轰出/胜出】寻人启事

【只有轻微的cp向,力图写出他们的可爱】 

  小小的绿谷出久抱着厚厚的一沓纸,纸上用蜡笔画着歪歪扭扭的黄色刺猬头小人,他满世界的走着。

  他逢人便举起怀里的其中一张:“请问您见过这个人吗?”

  若回答他没见过,你就会收获一个快要哭出来的孩子的笑脸,并且他还会用软糯的声音哽咽着说:“这样啊……谢谢您。”

  若回答他见过,你就会得到千万颗孩子眼中亮起来的星,闪着翠绿的光。“真的吗!”他会很兴奋的问你,“那、那他现在在哪里呢!”

  轰把脸埋进一堆星星里,并不想面对世界。

  “那个……小久君,”丽...

【周迦】如有红莲于枝头飘落

“迦尔纳,莲花不是从树上开出来的。”

“……不会吗。”

他将手从树枝尖上拿开,彼时正值莲花盛放之时,朵朵白莲于他身旁的池中绽放,洁白的花衬着他,就好像他也是那其中一朵一样。

-----------------------------------

他们的国家遍布莲花。

每年,它们都会于同一时间开放。花顺着水,漂经所有河连接的地方。

迦尔纳将手伸进河水里,捞起一朵红莲举到眼前。他站在城墙外的一座山上俯视着城内,前几日似乎是哪位王宫贵族的婚礼,城内的树上放满了祈福的白莲,远远望去就像是那莲花生在上面似的。

“为什么这不是白莲呢?”他举起手中的莲花问向一旁在路途中遇到的人,那人表情扭曲着...

【周迦】论如何让从者吃下灵基材料

          “那个……因为迦尔纳是印度人嘛,”自家御主对着手指移开眼,脸上冒着虚汗,“我们就想着他肯定很能吃辣的嘛但是——”

         阿周那看看他,再看看将自己捂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的据说是迦尔纳的一团。

         “他吃下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啊!”咕哒欲哭无泪地大叫,“谁知道他一出食堂就倒了啊!”

  ...

【天エド】Just One Last Dance

听歌时的脑洞,标题和正文并没有太多关联

短,特别短

*有少量印度骨科描写注意

 

    

    他将手伸向那位年轻的神父,后者俯身吻上那手上发青且冰凉的指节,顺势将他拉经自己怀里。

“这可是我们的最后一支舞,你难道就这样以一支慢悠悠的华尔兹结束吗?”爱德蒙抬头,直视天草的双眼。他今天换上了生前最常穿的那套礼服,蓬起的白发束起,用黑色的发带系着。而他的眼被领上的宝石衬着,就像最亮的红宝石一样吸引着天草。

而神父只是笑笑,搂住面前人的腰,一步一步的转着圈。“我无论如何都想延长和您在一起的时间...

1 / 2

© Sare_floooooooo | Powered by LOFTER